我其實不太想再知道她的消息了,只是,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忍不住。有時,會毫無感覺,然後高興自己的堅強;有時,會被影響,然後氣憤自己的軟弱。我連聽到看到一樣的字母都會介意。不知不覺中,在我心裡的她,慢慢有了模糊的框線,很粗淺,很不客觀,是我自己幻想出來的仙杜瑞拉的壞姐姐,理由再正當也無法討人喜歡。就是沒有辦法,沒有辦法勉強自己。


有時,我會看著他,想著那段過去,想著他那時冷峻的臉孔、無情的話語;揣測他當時的心情,是怎樣的左右為難?又怎樣的開不了口?想著他和她一起的我不知道的過程;想著他現在如何自處?想得我心都酸了。


現在的幸福,是現在的狀態,但是無法抵消過去的創痛;就好像過去他對我深刻的愛,是過去某段時間的存在,也無法抹去他和她的曾經。而他給的傷害也不會磨滅他對我很好的事實。天堂地獄,全因他而生,我愛他,我概括承受它。


昨晚又做惡夢了,很久沒出現的惡夢,才知道有些傷痛,一輩子也過不去。


我知道絕口不提才能安然渡過,可是當初種下的因,本來就會經過長年的過程,產生無法預測的果;人怎麼能期望事事圓滿呢?我其實沒有那麼強求善了了。在人生的過程裡,能幸福地陪他一段,不知道是長是短,但為他盡力,就無憾了。


最近,很驚訝自己的淡然,被人生的各種磨難打擊得無所求,也算是福報。隨意抒發完,又覺得雲開見月明了!又可以繼續戰鬥了,加油!

創作者介紹

凱莉小姐的日常

凱莉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